首页 | 化工资讯 | 家电资讯 | 戏剧歌舞 | 文化资讯 | 求职招聘 | 娱乐资讯 | 房产资讯 | 美食资讯
国际 | 医疗资讯 | 小说 | 明星资讯 | 动漫资讯 | 新能源 | 灯饰资讯 | 农药资讯 | 医药资讯
首页 > 戏剧歌舞>>梅兰芳大剧院让年轻人多些唱戏的机会

梅兰芳大剧院让年轻人多些唱戏的机会

来源:融融网

梅兰芳大剧院从9月份开始,将推出一系列密集的青年京剧人专场,其中,有梅兰芳大剧院“借台”供年轻人“唱戏”,也有梅兰芳大剧院对比较看好的年轻人进行实际投资并操作的演出。从中,我们看到剧院、院团、演员之间良性的市场互动配合,但也有年轻一代京剧演员们身份转换的无奈感叹。

  梅兰芳大剧院 让年轻人多些唱的机会

  梅兰芳大剧院宣传经理胡晓铮告诉记者,他们针对青年演员推出了演出计划,对一些优秀的青年演员,会以专场的形式“推出”,甚至直接投资共同运作来解决票房风险;对一些演员,他们也计划提供低廉的场租,为的是让年轻演员们多些演唱的机会。

  10月7日,梅兰芳大剧院将完全投资制作一台集中了20多个年轻演员的“红色经典”京剧演唱会,11月底优秀青年演员刘铮的专场将推出,另外,优秀青年演员郭伟、常秋月的专场也在此前后举办,这几个专场都由梅兰芳大剧院参与投资。“这几个都是比较有票房号召力的年轻演员,都是一个流派的研究生或者传人,我们作为自营的上规格的剧院,运营成本是非常高的,选择投资项目,当然也要考虑票房的问题。”胡晓铮说,但是从内心来说,她真的觉得现在的年轻演员都不容易,像郭伟,是得了淋巴瘤跟病魔抗争之后重回舞台,刘铮、常秋月的专场,都是这些演员自己找投资、找班底、找剧场,真的非常不容易。

  所以,梅兰芳大剧院之后也会开发一些针对青年演员的低场租演出机会,目前他们对外租金是5万元一场,但对年轻演员来说完全不可能承担得起。所以,他们会用一些不同的方法和演员们来共担风险。比如刘铮、常秋月的项目,都是他们自己找的钱和班底,梅兰芳大剧院也只是他们寻求的投资方之一。他们双方就会共同来运作票房而不是仅出租场地给对方演出。

  “这几个优秀的青年京剧演员虽然有一定基础的票友,还能找到人给他们投资,但京剧演员的身价跟现在明星们的身份完全不能比,收入也完全不成比例。20多年的苦练,十来年的学习读书,50个学生里有一个能唱出来就不错了。京剧演员们登台时差不多已经20多岁了,一般要唱个10年左右才可能有点名气,很多人就龙套一辈子了。所以有些年轻演员为了自己想努力一下,我们也会尽力支持。”

  演员 青年演员的专场都是自己找来的

  刘铮,中国国家京剧院二团青年旦角演员,中国戏剧家协会第二届红梅戏曲演唱大赛金奖获得者,毕业于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尖子人材班。2001年10月参加中央电视台第一届京剧戏迷票友大赛获金奖;2002年10月参加第六届“和平杯”中国京剧票友邀请赛荣获“十大名票”称号。

  虽然有一定票房号召力,但要获得更多演出机会,还得靠自己来。前几天,刘铮穿梭于梅兰芳大剧院和几位愿意给京剧投资的社会人士之间,争取到了他10月份在梅兰芳大剧院的专场演出机会。“都说现在京剧不景气,可是什么景气呢?有些热门的艺术都有炒作出来的嫌疑。景不景气,都在于做不做。”刘铮说。像他这样,像常秋月,据他所知,年轻演员办专场,全是自己找出来的机会。得过金奖的京剧演员没戏唱,天天待着,是很常见的事情。

  “很多演员都隶属于国有院团,团里演出机会是有,但要按照团里的节奏来推,而且团里人才那么多,为什么要推你的专场,除非是特别有名的名角儿。”刘铮说,有时候他也想就在团里待着,按团里的节奏演出就行了,但自己不“拱”一下的话,自己的艺术青春就没了。“演员、院团、剧院都不容易,不能说是谁的问题。有些是体制的问题,更多是目前市场的问题。京剧艺术就是小众的,团里的演出机会就是那么少。”

  但京剧专场不是一个人的活儿,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班底配合,为了推出自己,就像出书需要请个专家前辈来给自己写序跋一样,刘铮也还需要找些专家和名角一起来演出。他已经向院里打了报告,希望院里能给他这个演出机会,能把他的档期空出来,另外能给他提供一个好的班底。如果哪个环节不行的话,他还得去外面院团找。

  找完资金,继续攻克寻找班底的事,还要考虑请班组的费用、请知名演员加盟的费用,包括制作费、宣传费,都是刘铮目前要考虑的“摊子”。以前只知道唱、练,现在要搞公共关系,虽然不擅长,也得硬着头皮上。

  刘铮2007年因为国家京剧院派的专场,在梅兰芳大剧院演出过,也给了梅兰芳大剧院经理们一些市场票房方面的信心。在此期间,北京地界一些有名点的老艺术聚集地如湖广会馆、老舍茶馆他也都去演过。“自己办专场,自己找出路,这中间真的很不容易。我也想过漂着吧,就在院里等机会吧,可是自己可能就沉下去了。”刘铮说,其实以前像梅兰芳那个时代,是很简单的,不像现在的演员挂靠国有院团,以前梅老板是演一场才有钱拿,而那时候梅兰芳的演出机会是依靠经纪人和专业班底帮他打理。但他们这新一代,名儿没那么大,也养不起经纪人,走市场也不是那么容易,其中也有受制于体制的原因。

  “京剧的出路是个大问题,可能中间的个人谁也给不出明确的答案。虽然各环节都很不容易,但我觉得,现在的国有院团应该考虑怎么激活个体演员的价值,把人才激活。”刘铮说。

上一条:摩配商想拿100万购苏葆桢画作 下一条:六盘山区中药材产业发展规划将出炉